您當前位置: 首頁  >  媒體江大

中國科學報:嚴肅地上課,上嚴肅的課

發布時間:2019-05-22|瀏覽次數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朱小龍

■本報通訊員 吳奕

第一次聽學生喊他“龍哥”,50多歲的朱小龍有點驚訝,后來想想又有點高興,“一般稱兄道弟的都是比較親密的關系,這幫小子敢這樣叫我,說明他們接受我,把我當成了‘自己人’”。

今年是江蘇大學計算機科學與通信學院教師朱小龍從教的第30個年頭。教過的學生年齡跨度70后、80后、90后、00后,學生對他的評價高度一致——“上課嚴謹、不茍言笑”,但又衷心地喜歡他、敬佩他,與他無話不談。

學生可能不知道,他們的一聲喜歡、一句感謝,對于一名全身心撲在教學上的教師意味著什么。“年齡越來越大,越發覺得最大的快樂在于內心的平靜,學生說你這個老師很負責任、教得不錯,會讓我快樂很久很久。”朱小龍說。

“龍哥”的遺憾

有名學生,朱小龍惦記了20多年。

上世紀90年代初,來到學校工作兩三年時間的朱小龍教《程序設計方法學》。一名山東的學生學習態度不認真,成績也不理想。畢業前,這名學生找他幫忙指導積欠考試,這時,朱小龍才得知他是因為家庭變故性格大變,注意力也不能放在學習上。詳談了三四次,雖然幫助學生通過考試、順利畢業,但是朱小龍的內心一直十分愧疚,他覺得自己沒有力所能及地關心學生,上課時就應該發現學生的困難,去幫助和開導他。

對于朱小龍來說,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時間節點,這件事使得他很長一段時間心里都有“小疙瘩”。

1989年4月,朱小龍碩士畢業分配來到學校。一開始他認為教學只要自己肯花功夫認真完成就行。隨著經驗的增長,他對教學越來越有感覺的同時,也更多地去思考大學教師與學生應該建立什么樣的關系。

“我為什么要學這門課,需要花多少精力去學,花了精力又會有什么樣的結果?”朱小龍嘗試著從學生的角度去想問題,在與企業橫向合作的過程中,他也更多地去了解社會、企業需要什么樣的計算機人才,來促進教學工作。

“‘00后’思想更活躍,不會盲從灌輸的知識,和他們打交道的方式也要改變。”朱小龍一直認為和學生打交道,前提必須是尊重他們。讓他哭笑不得的是,課堂上學生不僅隨手拍下了他的課件,還拍下了他的各式表情制作成了表情包,有些是一本正經,有的時候是笑,有的樣子又很奇怪,“如果放在20年前我肯定會很生氣,現在就不會了,而是抱著一種很開放的心態,和學生去交流”。

在乎學生的一個眼神

基礎理論課的興趣很難激發,朱小龍就通過大量生動的事例讓學生感興趣,“越是年輕越是好奇,利用他們的好奇心,想辦法發掘他們的興趣,有了興趣自然有了動力,再傳授有用的知識。”這幾招朱小龍用起來得心應手。

學習《信息論》需要扎實的概率論和數理統計知識作為基礎,要求學生課前花精力學好概率論。一上課朱小龍就會舉例說明,“一個圓,畫一根弦,圓的半徑是1,那么弦長大于3的概率是多少?”朱小龍用三種方法去算,學生就呆了,“三種方法好像都對,結果怎么會不一樣呢?”這種方式把學生的注意力一下子集中起來,也激發了他們的學習興趣。

朱小龍的研究課題主要是城市社保應用體系,算法課上,從興趣到有用,哪個知識點可以結合實際,他就信手拈來,把科研結合到教學中。

“老師,你在課堂上太嚴肅了,不茍言笑,”有的學生曾經給朱小龍提過意見。朱小龍心里想,上算法、信息論,怎么笑?“我是在上一門嚴肅的課,舉例子的時候偶爾笑一笑。課后,什么都可以輕松地聊。”

教了整整三十年書,形形色色的學生都見過,基本上學生一個眼神朱小龍就知道他們在想什么。朱小龍說,如果課堂上學生都在看手機,那么至少說明老師在教學上沒有投入足夠的精力,“對于我這樣一名老教師來說,學生不聽課,我會覺得非常失落,我也會盡量不讓這種現象發生”。

學生的作業不能少

很多老師都已經使用線上答疑的方式,朱小龍卻很老套,喜歡讓學生到辦公室來面對面答疑。如果學生在QQ上留言問問題了,他盡量當天晚上擠出時間來答疑,“不宜拖,時間長了會影響學生學習”。

這學期,朱小龍承擔了《離散數學》《信息論》兩門課的教學任務,一周四次課,備課、上課、答疑……忙得夠嗆。然而,在《離散數學》的開學第一課上,他就和學生說清楚了,“數學需要不斷地去訓練,想想從小到大你們的數學是怎么學的,大學也不能例外”。

怎么了解學生?朱小龍尤其看重作業這件事,他通過作業個性化地了解學生的情況,決定是個別輔導、集中答疑,還是班級上統一講解,“這在一門課的范圍內,就是因材施教”。

每周布置一次作業,67人的作業每個人每一題都要詳細批改,光《離散數學》這門課,批改作業就要花去四五個小時。也有學生的作業表現讓他哭笑不得,有位學生五題只做了三題,在作業本上留言道,“學生愚鈍,兩題不會,還請老師指教。”“這個學生心態很好。”朱小龍批改作業時,也在作業本上留言,“我晚上有空,可以來辦公室找我。”師生二人在作業本上就交流了起來。

很多學生都喜歡課后找朱小龍交談,學習生活無所不談,朱小龍認為,可能是因為自己年長穩重。在《離散數學》這堂課上,朱小龍手中經常拿著兩本筆記,一本是最新的備課筆記,另一本是他上大學時《離散數學》的課堂筆記,泛黃的紙頁上一筆一畫的文字,記錄了他當年的學習狀態。這樣一位認真穩重、一絲不茍的師者,學生還有什么理由不信任他?

文章來源:《中國科學報》 (2019-05-22 第5版 學人)

真人888赌场 上思县| 房山区| 宜阳县| 当雄县| 德江县| 四会市| 新泰市| 松溪县| 进贤县| 澄江县| 九台市| 探索| 米泉市| 门源| 临澧县| 盐亭县| 通海县| 武功县| 宜川县| 渝中区| 英德市| 和田县| 长垣县| 普陀区| 尤溪县| 临洮县| 潍坊市| 叶城县| 柳河县| 大竹县| 巴楚县| 乐山市| 班戈县| 玛纳斯县| 西峡县| 凤冈县| 改则县| 临猗县| 镇宁| 体育| 绵阳市| 高淳县| 房山区| 高雄县| 仁寿县| 贵阳市| 阜平县| 屯昌县| 驻马店市| 久治县| 泸州市| 格尔木市| 菏泽市| 石屏县| 新泰市| 科尔| 增城市| 宿州市| 利川市| 荣成市| 鲜城| 西充县| 固原市| 文安县| 昔阳县| 新营市| 曲水县| 海南省| 东乡县| 互助| 三原县| 阳谷县| 新密市| 黄山市| 湄潭县| 南部县| 柳江县| 长沙县| 新沂市| 象州县| 东台市| 普陀区| 三河市| 武穴市| 宜兰县| 平武县| 集贤县| 南皮县| 双城市| 金塔县| 万宁市| 航空| 西藏| 霍州市| 清徐县| 喜德县| 诏安县| 修文县| 南昌县| 关岭| 新兴县| 滕州市| 涡阳县| 潮安县| 高邮市| 景宁| 革吉县| 高雄县| 广丰县| 土默特左旗| 商水县| 广河县| 登封市| 汝南县| 龙门县| 印江| 陕西省| 阿图什市| 北京市| 渭源县| 云南省| 罗山县| 云和县| 五原县| 中江县| 山东省| 乌恰县| 泰安市| 南宫市| 富宁县| 南陵县| 台南县| 松原市| 桐城市| 栾城县| 东乌珠穆沁旗| 庄河市|